—Underneath—

沉迷人偶|滴胶|拍摄◆
杂食,脑洞不限于BG|GL|BL|无恋人◆
Bad Ending爱好者◆
阴晴不定◆

破碎的梦(四)

你的踪迹无处可觅,却又无处不在。

真真假假,声东击西。

给我带来的是不安,以及与之相反的错觉。

1)

我下意识尝试向自己证明长乐的存在,但這无疑是不简单的事。文章和照片已经无法当作线索,现在唯一让我信服的东西就是他定期发布在音乐电台的歌曲音频。

临睡之前,我打开那首我听了数遍的来自他的歌,循环播放。

闭上眼睛,努力挤进美梦里。

之所以我对那些音频的真实度深信不疑,是因为我听过其中一个他亲自报上姓名的录音。在這短短的3分钟里,他先是介绍了自己,随后便教大家护肤常识,字正腔圆,音色爽朗,一听就知道是有专业素养的。他大学专攻的是录音艺术,想必這是真才实学的体现了。

“大家好,我是孟长乐,今天我要讲的是如何护肤,时间紧迫,只好长话短说了……”

 

平时不牵扯到他的身份真假问题,单纯找他聊天,他是很温和的。刚认识那几天,我经常把自己做的DIY首饰发给他看,得到的都是不卑不亢的赞许。

“今天又做了一堆没用的东西。”我随意地表达出所谓的自谦。

“别這么说,我做手工是一点都学不会,你已经很棒了,我看好你。”他回道。

“不不,我想你如果花那么多时间的话一定做得比我好。”我继续谦虚地说。

“我曾经试着玩过陶土,都废了。我的手很笨的,我只会唱歌化妆而已。”他说。

我连忙表示感谢鼓励,他回复说“祝好”。

這些聊天记录我想一直保存着,出于对这份相识的欣慰。当我在做东西的时候,想到那些话语,便会发现自己的动手能力提高了不少。

他发他的歌曲给我听,我发我的手工给他看。這算是不错的交流,大家都只要展现自己真实的地方,不必在乎其他。

 

时间还是六月底,他说要去台湾出差,完后就回到香港继续上班,结束這有些漫长的停薪休假。我见他的机会又渺茫了一些。

這是一个午后,我正在办公室整理着电脑上的资料,时而瞟一眼联系人列表,发现他发给我一张台北101的照片,说自己已经到了台湾。我本能地将图片放到搜索引擎,得不到明确的来源,這类地标建筑的照片网上要多少有多少,找到一模一样的简直就是海底捞针。

“你想吃什么,要不要我帮你带?”接着,他发来一条带着征求口吻的信息。

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我是一个不习惯要人礼物的人,這并不假。以前我还有朋友的时候,最是避免被人请吃饭,宁可硬着头皮去请客他人。

他沉默了一会儿,随后又说他见到了罗志祥,还说对方跟他一样,三十来岁不显老。我半信半疑地在屏幕前盯着对话框,但却不知道怎么回复他的话。你们会问,为什么不问他要一张合影,我的回答是不想破坏他的心情。真正的原因是什么,我是不会去多想的。

傍晚,我在朋友圈看到他发了新的动态,附加一张看不见脸的自拍。照片上的男子身材骨感却不乏结实,肌理清晰,骨胳标致,背景是酒店套房,凌乱的床上叠着些看不清颜色的衣物。

既然遮住面孔,那就可能是真的照片,我将其放入识别引擎。

事与愿违,這是一位有名设计师的早年自拍。果然,這人是不可能轻易展现自己的,犹抱琵琶半遮面也不行。

我苦笑了一下,翻下了对话框,他又给我发了一些歌,还有一张嘴唇的特写。這张特写我倒是查不到来源,暂时说不准是真是假。

他发给我的歌音质很差,他说是手机录音,人在宾馆,没有设备。

虽然背景音乐杂音很多,但是歌还是唱得很认真。

 

两天之后,他说他回香港了,接下来得日子是很忙的。

2)

时间来到了七月的某个星期日。

艳阳火辣,蝉鸣不休。
我斜靠在沙发上看着书,一边在网上查找资料,想着看到有趣的东西就跟长乐分享,说不定他知道的更多。

我将一篇考据党整理的《九龙城寨历史简要汇编》分享给他,不过几秒钟便收到了他的消息,但那条消息显然与我方才分享的内容无关,是一张X光片,人的下半部分脸的侧面。
鼻梁、下颌等部位都被安装上了特殊材质的支架,一看就是经过反复手术“修整”的产物。
接着他用一小段文字解说:“这是我的脸,想要变得漂亮,要付出许多代价”。
我立刻反应过来这是昨晚他在“Z”站上发表过的图片,他说自己为了变美,不惜做如此危险的整容手术。看到图片的我不禁感到压抑,由心感叹屏幕另一边的人,究竟是经历了多少事情。

“红肿之处,艳若桃花;溃烂之时,美如乳酪。”
病态、痛苦、美丽三者交织在一起,是世界上最残忍且最鲜艳的颜色。

破败肮脏的陈旧魔窟如此,伤痕累累的神秘之人也如此。
我又开始沉浸在他的世界里。

“那么下面,我就给大家带来一首‘金刚狐’…..”

放下书本,打开他的个人电台,循环起了他唱的一首风格独特的《青媚狐》。
这首歌,不管从作曲还是唱词,原唱还是翻唱,整体腔调都是软绵绵的,每一个字每一声娇嗔都透露着一股柔弱的诱惑。
而在他这里,却是“攻气十足”,他桀骜不驯地抗拒着靡靡之音,好似对主流及暗流的理性抵抗,潇洒地树立着独特的自我。

凭他的唱功,他不管唱什么,都不会存在违和感。

我为自己有这样的朋友感到骄傲,同时也萌生起了听听其他人的翻唱作品的想法。

打开某个视听网站,在搜索栏里敲上这首歌的歌名。
搜索结果显示几十个,第一个音频是播放量相对多的,这是一位名为静香的男性网络歌手的翻唱,该音频录制于年初,有评论调侃而钦佩地说这硬汉唱腔,居然比软软的吟唱更加给人遐想。
既然都是不走寻常路线的,我就听听他有没有长乐唱得好,我满怀期待地点开了播放键。

评论